银行卡清算市场开放 第三方支付迎来新变局

2014-11-03 来源: 广州微刷支付信息技术有限公司  阅读:2078次

        曾经时文朝或许没有想到,银联的垄断地位也即将成为历史,比你我想象的都快。4月22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6月1日起,境外支付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均可向央行递交银行卡清算资格申请。
      “历史改变的那一刻,来得比你我想象的快得多。”在此前的一份内部邮件中,中国银联总裁时文朝这样写道。
  但当时文朝或许没有想到,银联的垄断地位也即将成为历史,比你我想象的都快。4月22日,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实施银行卡清算机构准入管理的决定》,6月1日起,境外支付机构、第三方支付机构、银行,均可向央行递交银行卡清算资格申请。
  这一纸文件的出台,正式宣告中国银联长达13年的垄断地位被打破。“银联就此将要‘裸泳’了。”时文朝多年前的判断被验证。
 
  银联13年垄断被终结 清算引入竞争推动金融服务创新
  中国银联成立于2002年,是专门建设和运营全国统一的银行卡交易处理及资金清算系统,截至2014年底,具有“银联”标志的银行卡已达近50亿张。按照WTO的裁定,中国应该在2015年8月29日前开放人民币转接清算市场,也即开放其他卡组织进入中国市场。
  此次清算市场的开放,对于境外机构而言,他们则等了将近30年。1988年,万事达进入中国设立代表处,1993年,VISA也进入中国。但多年以来,中国的银行卡清算市场始终未能开放,国际卡组织只能分享中国人境外消费的部分市场。针对于《决定》的公布,VISA声明表示,“VISA将对新颁布的决定予以研究,并且期待相关监管机构能够颁布进一步的实施细则。与此同时,我们对中国市场和客户的长期承诺将不会改变。”而万事达亦对媒体表示,万事达卡一定会申请银行卡清算机构业务许可证,并积极参与中国市场。
  “放开银行卡清算市场已酝酿很久了,是我国金融市场发展、改革、开放以及技术进步到达一定水平后的必然趋势。特别是网上购物、电子商务日益成为主要的交易方式,对金融基础设施的发展提出了新的要求。”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赵锡军指出。

  “支付清算市场是资金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和网点、机具铺设等基础设施建设,具有很强的技术和资金门槛,这种行业特性决定了企业的数量也不会太多。事实上,国际上知名的银行卡企业也就VISA、万事达、中国银联等少数几家。”在中国社科院金融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看来,适度放开清算市场能够有效促进竞争,新进入的企业在市场开发上有不同侧重,带来服务与产品的多元化,从而推动金融服务的创新。

       刷卡费率下降成趋势 刷卡人未来或享更多优惠
  央行数据显示,截至2014年底,全国累计发卡量达到49.36亿张,2014年全国共发生银行卡业务595.73亿笔,金额449.90万亿元,银行卡消费金额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持续增长,从2002年的4.7%提高至2014年的47.7%,对便民便商、拉动内需、扩大消费、促进就业和经济发展发挥了重要作用。
  业内人士分析,外资机构进入中国银行卡清算市场后,银行卡刷卡的费率将会出现差别化,产业竞争最有利于消费者,消费者将有更多选择权,选择收费更低的机构。
  以前国内只有一家银行卡清算机构,国家只能通过行政手段要求下调刷卡费用;放开市场之后,就可以通过竞争的手段促使刷卡收费下降。一般来讲,市场竞争者越多,对消费者越有利。有业内人士猜测,目前收单市场中发卡行、收单机构和银联“7:2:1”的分成比例可能会有调整,商户的经营成本有望进一步降低,并可能更多地让利给消费者。

  中央财经大学中国银行业研究中心主任、教授郭田勇也称,形成竞争后,可以降低中小企业的经营成本,同时刷卡费用可能会降低,消费者、商户的体验和成本都会有所改善。另外,中国社会科学院金融研究所银行研究室主任曾刚还表示,开放银行卡清算市场,通过引入良性竞争有助于提升资金清算的效率,更有助于优化消费环境,提高中国银行卡的服务水平,让实体经济和消费者从中得益。

       第三方支付 “小银联”格局形成 进入综合金融服务时代
  时文朝曾表示,第三方“小银联”格局已经形成,和十几家银行直连,前17家大银行的交易量占整体交易的95%,大量的第三方支付在做银联的事情。第三方支付兴盛后,支付宝、财付通等都已介入主流银行的网络支付、快捷支付接口,可绕开银联直接与银行合作。中国社科院支付清算中心的一份报告显示,“从实际情况看,以提供网络支付为代表的第三方支付企业事实上也成为重要的转接清算组织”。
  随着央行对第三方支付机构加强监管及产业环境的重大改变,目前多家第三方支付公司已成立数据公司、金融公司以及电商公司,从单纯支付业务的提供商转型为综合金融服务提供商。“支付将不再仅仅承担原本单一的收付款功能,而是可以与财务管理、金融服务、营销管理等各类应用场景进行叠加,从而让支付的效应得以延展,让企业的整体效率得以持续提升。”快钱CEO关国光向经济观察报说道。
  去年8月,快钱推出基于快钱综合化电子支付平台的云端会员管理系统,为商户提供整合支付、营销管理、积分管理、储值卡等功能的一站式会员管理解决方案,从而帮助商户有效提升客户粘性、实现精准营销管理。
  另据央行网站显示,多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业务范围变更已获批准,如拉卡拉的业务类型由银行卡收单、互联网支付、数字电视支付变更为互联网支付、移动电话支付、数字电视支付、银行卡收单、预付卡受理。
  不仅拉卡拉要跨向金融领域,其他第三方支付机构已悄然发展金融业务。2015年初,河北瀚迪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就提出了以“传统pos收单、电子支付、p20互联网金融、村镇银行、个人及企业征信、银联专业化服务商、银联供应链服务平台”等七大业务板块,打造基于支付平台上的多元化综合性金融企业集团,致力于多元化的金融服务,推动中国金融产业的健康发展,成为综合服务最优的金融服务企业集团。
  易观分析师李烨指出,“在支付2.0时代,第三方支付公司通过多年累积的用户数据,形成信息流、资金流的闭环,在这之上发展理财、融资、营销等多元化跨界服务,成为业务开拓的新亮点。”“对于基础设施来说,支付体系永远是重点。很多人认为支付的战争已经结束,我们有支付宝、财富通,这么多第三方支付机构,市场已经相当整合,但是我们认为不是这样。”波士顿咨询董事经理张越在“首届互联网金融资产交易峰会”上也表示,随着技术的创新,这场战争会重新开始,不一定未来就一定是手机,这场战争可以一直打下去,所以支付还是一个重要的制高点。
  总结:此次银行卡清算市场的开放,对于整个第三方支付行业来说是一次巨大的进步,更是一次巨大的变革,无论是带来支付方式的创新和产品的多元化,还是费率的下降及支付场景的普及,都加快第三方支付进入综合金融服务时代的步伐。未来,第三方支付行业将迎来更多的发展机遇,步入更快、更健康的发展时期,也必定在金融服务的发展史上,人们生活方式的变革上,留下浓重划时代意义的一笔。